你着一袭白衣,缓缓向我走来,刹那不见踪影。

多少次的难,多少次希望进入梦乡,可,一次次闭上双眼,再一次次睁开,发现,天还没亮。

评论

© 羲和安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